防滑垫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防滑垫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在中国音乐到底靠什么挣钱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7:14:21 阅读: 来源:防滑垫厂家

关于这个问题,我在微博 @新音乐产业观察 上聊过很多次了,不过,我觉得微博上聊的不够透,这个话题值得多聊,深聊。

先提个醒,本文可能会有点长,因为我想借这个机会把音乐产业目前的两大基本点「收入转移」和「价值缺口」聊明白,希望大家读完能有所收获。

先来看一个我在 @新音乐产业观察 某条微博下看到的提问。

这一个问题,提到了中国音乐的四个现实:

1. 数字专辑不是很赚钱:据 QQ 音乐的数据,从 2014 年 12 月 QQ 音乐牵手周杰伦,发行了中国第一张音乐数字专辑开始,到 2018 年 3 月 31 日,平台累计发行了 355 张数字专辑,超 4000 万人从这里购买了近 6000 万张专辑,创造营收近 4 亿人民币。

3 年多才卖出 4 个亿,确实不是很赚钱,而且这 4 个亿里,周杰伦、李宇春、鹿晗 BIGBANG 就占了多数,比如李宇春的《流行》和《野蛮生长》系列数专总销售超过 5600 万,鹿晗的 XXVII 系列数专总销售额超过 2600 万,周杰伦专辑《周杰伦的床边故事》数专总销售额 2260 万元。(仅计算 QQ 音乐单一平台)

2. 演出市场增长缓慢:据全球顶级会计师事务所普华永道发布的报告,2017 年,中国现场音乐收入是 2.29 亿美元(约 15 亿人民币),到 2022 年将增长到 3.15 亿美元(约 20 亿人民币),年复合增长率是 6.6%(虽然不能说很缓慢,但确实也不算快,数据在下面)

3. 正版实体音乐没有什么人买:根据国际唱片联合会 IFPI 的数据,中国录制音乐市场 2017 年的规模是 2.923 亿美元(约 19 亿人民币),其中实体占 3%,也就是 876.9 万美元。(约 5700 万人民币,仅相当于李宇春两个数字专辑项目的总和)

但是,第四个事实是,种种数据显示,中国音乐收入正在快速增长。

从上图可以看出,过去五年来,中国唱片音乐(或者叫录制音乐)的收入涨势喜人。

2013 年,唱片音乐市场收入不如现场音乐,如今已经拉开距离了——2013 以来,到 2017 年,中国唱片音乐市场收入增长了一倍,普华永道预计到 2021 年会再增长一倍,年复合增长率是 18.2%。

普华永道预测,在流媒体激增的带动下,中国音乐收入总额预计在 2022 年达到 11 亿美元(约 72 亿人民币),其中唱片音乐市场有望超过澳大利亚和韩国,跻身世界前六。(2017 年排第十)

乐观的不只是普华永道,国际唱片联合会 IFPI 的数据也一样。

从上图中可以看到,在 IFPI 的数据中,2011 年之后中国录制音乐市场开始快速回升,2014 年起增长提速,2017 年中国录制音乐市场价值达到有数据以来的最高点。

虽然普华永道的数据跟 IFPI 的数据有一些出入,但中国录制音乐市场快速增长已经是不争的事实。

所以,网友才会有这样的疑问,既然数字专辑和实体专辑收入都不 OK,那么这种收入的增长到底从何而来呢?

IFPI 的数据说的很清楚,增长主要来自流媒体。

▲说明一下,虽然有些年份 IPFI 没有计算同步或表演权收入,但这部分收入应该都是有一点的。(可以参考中国传媒大学做的《2017 中国音乐产业发展报告》),数据没有绝对准确或权威的,都仅供参考。

中国是数字音乐大国,数字音乐在中国录制音乐的市场份额高达 90%,是世界上音乐数字化最高的国家之一。

2017 年中国录制音乐市场的收入是 19 亿人民币,而实体收入只有 0.57 亿人民币,而数字专辑三年来也就只卖了 4 亿(QQ 音乐号称占市场的 91.8%,加上其他平台,撑死 5 亿),这么算下来,刨去数专和实体,录制音乐市场还有 15-16 亿收入(2017 年全网数字专辑收入预计在 2 亿左右),这 16 亿是怎么来的?

我认为主要来自版权收入。

什么是版权收入?就是音乐平台为正版音乐支付的授权费用。

表面上,中国互联网音乐用户使用音乐 APP 的时候可以免费听歌,但这种免费只是面向用户的免费,但版权方是收费的。

不排除其中仍存在一些黑色或灰色地带,另外,有不少独立音乐人反映他们自主上传的歌曲是没有收入的,但收费肯定是主流,不然「三巨头」(环球、索尼、华纳)也不干啊。

那么,这个版权收入有多高呢?

正好因为华研是一个上市公司,必须公开收入,我们可以从华研的收入来「管中窥豹」。

公开资料显示,2017 年,华研的收入里授权收入 3.81 亿元新台币,占总收入的 25%。2018 年上半年,授权收入占总收入的比重上升到 36%。预计授权收入将从 2017 年 3.81 亿元成长到 2018 年 6.89 亿元新台币。

▲ 2018 年上半年,华研的总收入里,演艺经纪占 60%,授权收入占 36%,实体产品占 4%

从华研的案例看,数字音乐授权收入的增长是很可观的。只不过,这笔收入对于普通听众来说,是看不见摸不着的,所以比较容易产生疑问。

这种现象就是音乐市场的「收入转移」:随着音乐消费从实体转向互联网,音乐的收入也从看得见的实体销售转移到了看不见的版权收入上。

从看得见到看不见,这种变化就反映在目前全球最大音乐公司环球音乐集团的收入构成上。

▲ 看不清可手动点击放大

十年前,「看得见」的实体唱片销量占环球音乐集团总收入的 65%,十年后,实体销售和付费下载这样的传统零售模式所占比例明显减少——虽然付费下载属于数字音乐,但我认为消费模式仍然是计件销售的传统零售模式,所以 Billboard 把付费下载算到了 Traditional Sales(传统销量)里。

与此同时,流媒体取代实体收入成为新的收入支柱,录音授权和词曲版权收入也有不同程度的提高。

▲点击了解一下什么是「流媒体」

那么,音乐流媒体收入包括哪几部分呢?

正好 2015 年发生过一次合同泄露事件,Spotify 和索尼音乐签的合同被外媒曝光了,所以我们可以借此了解一下国外的流媒体跟唱片公司是怎么支付的。(因为泄露之后,双方重新谈判了,所以下图仅供参考)

从上图中,我们可以看到,流媒体的授权是非常复杂的,收入模式当然也跟传统的零售模式完全不同。

但不管怎么谈,归根到底都是版权收入——唱片公司授权音乐平台使用自己的曲库。

除了流媒体,词曲版权和录音授权,都可以算到版权收入里来,也就是说,版权收入已经成为唱片公司最大的收入来源。

这一点在中国音乐产业会表现得更加明显,因为前面说过,中国数字音乐收入占到录制音乐收入的 90%,而且,做一下简单的细分,我们会发现,中国音乐的版权收入渠道非常多。

在这些渠道中,电影、电视和游戏是目前中国泛娱乐领域中发展较快的市场,直播和 K 歌则是近年来新崛起的新兴平台。

理论上说,如果版权价值能够获得充分尊重,音乐的收入还是很可观的。

当然,图中只是列出了版权可能的收入来源,收入多少又取决于作品的热度、管理水平等。但「收入转移」是毋庸置疑的。

这就是为什么近年来版权价格水涨船高的原因。因为实体销售等传统收入来源大幅萎缩,而互联网公司对于版权的需求又与日俱增,版权进入卖方市场,必然带动版权价格的增长。(至于价格是否合理、市场竞争是否健康,那是另一个层面的问题)

但是,读到这里,一定会有音乐人觉得,咦,你说的那么天花乱坠,我怎么好像没享受到什么好处?

这就是今天要聊的第二点,价值缺口。

价值缺口(Value Gap)是近年来欧美音乐市场上的热点话题。今年 6 月,包括 Coldplay 和 Lady Gaga 在内的千位艺人日前联名上书,请求欧洲议会解决互联网平台的「价值缺口」问题。

▲ 今年 9 月,Suede 主唱 Brett Anderson 等在谷歌办公楼门口演唱 Arcade Fire 的歌曲《Wake Up》,要求互联网公司给音乐多一点尊重。 欧盟也通过了新的版权法案,要求互联网公司对用户上传内容采取更多的限制。(明年 1 月最终表决)

纸浆磨浆机价格

勺铲套件价格

纤维抛光轮批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