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滑垫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防滑垫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民营剧团向前一步需练何功

发布时间:2020-07-13 13:27:08 阅读: 来源:防滑垫厂家

京剧《智激美猴王》

京剧《江山如此多娇》

近年来,在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时代背景下,民营艺术院团抓住历史机遇,不断发展壮大,摸索出各具特色的发展之路,成为活跃基层文化市场的重要力量。与此同时,随着政策与市场需求的变化,优胜劣汰的“戏码”在民营艺术院团的舞台上一次次地上演。在这一过程中,演出市场正在不断地挤掉泡沫,大浪淘沙。那么,什么才是民营艺术院团的立团之本?什么才能让民营艺术院团在市场中站稳脚跟?日前,记者采访了天津市刘荣升京剧团团长刘荣升、百扬文化艺术团团长乔丽、黑骏马艺术团团长赵国秀和天津文史研究馆馆员甄光俊教授,一同探讨民营艺术院团的生存发展之路。

找市场不是掘金而是掘艺术

今年,作为天津市第一家民营京剧团的团长,已经65岁的刘荣升更加忙碌了,他不但要进行京剧演出,管理剧团的日常经营事务,还要花大量时间挖掘一批连台本戏、生戏、冷戏。2013年,由刘荣升京剧团申报的京剧连台本戏项目,成功入选天津市第三批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这对他来说既是鼓励也是鞭策,他还计划整理复活余派老生和杨派老生的诸多保留剧目。

刘荣升出身梨园世家,自幼学戏,外公为著名剧作家陈俊卿,曾编导连台本戏《狸猫换太子》、《西游记》,父亲刘麟童是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2000年,刘荣升开始动手组建天津市第一家民营京剧团。半辈子学戏、唱戏,刘荣升感受到,京剧的优秀剧目流失得太快了,不但连台本戏如此,就连四大须生中余派和杨派的一些剧目,在演出市场中都成为了冷门。真的是这些剧目没人愿意听,没人愿意看吗?刘荣升不这么认为。剧团成立之初,他就将复活冷戏、老戏作为刘荣升京剧团的发展目标之一。

2000年7月,简单的宣传加上租来的戏服、场地,刘荣升京剧团在天津中华曲苑举行了首场演出。那天剧场爆满,杨派的《挑滑车》作为头一场戏,几乎一句一个叫好。从那时起,刘荣升悬着的心放下了:京剧真的有市场。

刘荣升京剧团在演出中不断摸索,在了解观众口味的同时,不断在传统剧目的继承和发展上下工夫。2010年,《智激美猴王》在劝业场天华景戏院上演,刘荣升饰美猴王孙悟空。这是刘荣升外祖父陈俊卿先生当年为稽古社编导的连台本戏《西游记》中的一折。演出当天台下座无虚席,其中不乏特意从静海、塘沽和其他郊县专程赶到天华景的热心戏迷。这给了刘荣升继续恢复连台本戏的动力。对于新编现代戏,刘荣升也进行了尝试。

民营剧团不是坐船出海,必须有如鱼得水的心态,有在水中畅游的本领。刘荣升告诉记者,从这么多年的经验来看,无论是连台本戏,还是冷门戏、新戏,只要戏好,有角儿,就不怕卖不出票。但是,排新戏,恢复老戏,都面临很多难题。演员需要磨合,排练需要场地,道具需要购置,这些都是要前期资金、人力、时间的投入,所以目前剧团只能一步步往前推进。但是,他坚信,只要热爱艺术,热爱舞台,每一处闪光点都不会被市场埋没。没条件推出一整部戏,就先推出一个折子戏;没有能力制作繁复的背景,可以先购置主要人物的行头,其他从简。这些年就是一边演出,一边发展起来的。虽然目前仍然有很多条件不足,很多艺术构思和创意无法实现,但那正是今后追求的目标、努力的方向。

艺术发展要融得进社会

黑骏马艺术团位于北辰区文化馆内,每天清晨,舞蹈团演员的生活,便从这里的练功大厅开始了。这些演员多来自内蒙古、云南、四川、西藏、广西等少数民族地区。黑骏马艺术团既是他们的工作单位,也是他们的家。

从成立之初,黑骏马艺术团就经常下乡,参加各种公益演出,在这个过程中,团长赵国秀接触到很多贫困地区的孩子,他们能歌善舞,但是却没有机会接受正规的艺术教育,于是艺术团为他们提供免费教学和食宿,帮他们圆梦。艺术团原创的《梦之灵》、《高山流水》、《查拉梦》、《激发情中国红》等舞蹈在全国舞蹈大赛、华北五省市舞蹈大赛和天津市舞蹈大赛中摘金夺银,屡创佳绩。谈到对团里年轻演员的培养,赵国秀说:“这些孩子知道机会来之不易,所以在训练时格外认真,肯吃苦。没有商业演出时,我经常带着他们参加公益演出,体力、技巧、经验都得到了锻炼。”

黑骏马艺术团追求艺术、热心公益,将社会需求与自身发展融合在一起,激起了社会各界的共鸣,北辰区文化馆与艺术团达成合作意向,使艺术团有了立足之地,而艺术团也不计名利,为丰富北辰区群众的文化生活做出了贡献。艺术团在一系列公益活动中,用精彩的演出打响了“黑骏马”的品牌,商业演出也渐渐多了起来。赵国秀团长深有感触地说,离开大家的帮助与支持,很难想象艺术团能走到今天,艺术与品德是立团的基石。

先进的经营理念是发展长久之计

国家一级舞蹈编导、著名舞蹈家乔丽说:“能在艺术市场中拼搏的,都是英雄好汉。”民营剧团的带头人不仅是艺术上的尖子,还得是经营管理上的能人。如果没有一套以人为本的经营管理方法,民营剧团就会面临持续发展的困境。她说:“多种经营不但是为艺术团经营发展铺路,也是为演员规划事业的方向。你把大家的后顾之忧放在心上,人家才能踏踏实实地跟你走,一心一意地发展艺术。”

乔丽的一番肺腑之言源自她的亲身经历。十几年前,她就带领“百扬文化艺术团”(原名朋洋艺术团)从天南到地北闯荡江湖,且不说吃过多少苦,最让她牵肠挂肚的是那些像自己孩子一样跟了她几年甚至十几年的优秀演员们的未来之路。经过冷静思考,她开始实施经营转型,拓展与国内外专业艺术院团和演出经纪机构的艺术合作,打通专业艺术团与民营艺术团的人才共享渠道。近年来,艺术团一直与天津市杂技艺术有限公司合作,为他们提供编舞和伴舞。乔丽还创编了大型舞乐《流水花香》等,率领艺术团多次赴阿联酋、马来西亚、日本等地演出。群舞、独舞、独唱、戏曲,一个民营艺术团就可以打造一场演出。很多演出节目都是演员自己编导的,演员们在演出的过程中一专多能,锻炼了能力,开阔了眼界。一部分团员,还被日本公司选中,长期赴日演出。与此同时,以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这个新的平台,让退出舞台一线的演员在影视制作、舞美工程、艺人经纪、艺术编导、培训等项目上继续发挥艺术专长和人生价值。例如,一项为有才艺的少儿拍摄专业的才艺视频专辑,甚至协助他们申请原创歌曲版权的合作项目就搞得有声有色。

乔丽说,给演员发展的机会,调动演员创造力,也是给民营艺术院团自身发展创造机会。

剧团要有真本事,市场也要练真功夫

如今,晚会奢华风得到了遏制,清新的节俭之风吹向文艺市场。虽然那些公款捧场的演出市场大大萎缩,有些艺术院团的演出业务因此而大幅下降,甚至一些小型演出公司在市场的转型中倒闭,然而,这却给演出市场的规范和发展带来了新的契机,市场正在挤掉泡沫,艺术生产将与群众的艺术需要更加接轨。

天津文史研究馆馆员甄光俊说:艺术不能千篇一律,要与众不同,艺术市场就是“一招鲜吃遍天”。你没有的我有,观众要看这样的演出,只能到我这里来。比如刘荣升京剧团,论人员配备、论舞台布景,肯定是比不过国营剧团,但是他有连台本戏,有“五音连弹”,这是国营剧团不具备的,这就是他的“一招鲜”。另外,对于一些民营剧团,有角儿也是可以立团的根本。还以京剧为例,同样一个角色,行头、台词都是一样的,为什么演员一亮相,老观众就知道这是谁演的,就能品出味道?因为唱念做打,一举手一投足,那种精气神儿透出的是一个演员对角色个性和特色的把握,这也不是“千人一面”的,每个演员都有自己的特点。

在谈到民营剧团面临的发展困境时,刘荣升讲述了自己的一段经历:剧团首演那天,我正在化装,剧场的工作人员跑来跟我说,外面还有200多名观众没进来。那天是包场,就是剧团付给剧场2000元场地费,演出收入全归剧团。所以如果让工作人员再搬椅子、准备茶水,他们肯定不会配合,因为这是额外的工作。如果加座能按分成来算,剧场和团里都能增加收入,他们应该能让那些观众进来,但是我身边就是没有一个能帮我去和剧场沟通的人。还有一年夏天,那次演出本来已经有一部分观众在剧场等候,但是剧场一直没有开空调,观众又都给热跑了。

这种情况另外两位团长也遇到过,目前一些剧场的经营模式是剧团演出前付场地费,这就造成有些需要剧场方配合的工作,很难得到及时解决。为了节省成本,有些剧场不到时间不开门、不通电,甚至在售票窗口都不设演出宣传栏,使得一部分演出的演出效果和上座率欠佳。

甄光俊说,目前,很多剧场和剧团的关系是只有分工没有合作,因为二者不共同承担风险。此外,有的剧场的规划分布不合理、内部设施不实用,也制约了演出市场的发展。一方面民营艺术院团在为找到合适的演出场地犯愁,另一方面剧场也在为招租犯难。甄光俊认为,今后,剧场改革应该跟上民营剧团的发展,寻找一条共赢的道路。(记者 胡春萌 张连杰)

铜陵定制工作服

郴州定做工服

太原工服设计

加格达奇制作工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