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滑垫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防滑垫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医院里的鬼故事恶灵(新闻)

发布时间:2021-11-18 00:55:25 阅读: 来源:防滑垫厂家

(一)门外的声音

我的身体一向很好,但是让我难以置信的是我居然要住院!因为我得了肝炎,医生讲:你最好还是住在医院里比较好,这样检查起来也方便,不用你两头跑。

虽然我很不愿意,但我此刻还是躺在医院的16号病房的床上。索性我家境比较好,住的是一人一间的“上房”,这里有电视,有卫生间,有热水可以洗澡,甚至还有电话!对于一间病房,还有什么可以要求的?说实话,我想不出。

我在床上躺了一会,然后坐起来,走出房间。我要熟悉一下这里,因为我还要在这里住20天。我刚把门打开,就看见一个老头站在对面。他朝我笑笑,然后问我:“我看你很健康的嘛,怎么也到这里来了?”我叹了口气回答:“我得了肝炎,你得了什么病?”

老头也叹了口气:“象我这样年纪的人虽然不能和年轻人比,但总不至于一有个头疼脑热的就往医院里送。可惜我的儿女也太孝顺了点,这两个月中我已是第三次住进来了。我真怀疑他们是不是和医生串通好的。”我听了不由表示同情。

我们聊了一会,我知道了他姓薛,他就住我对面的15号房。我右边18房的是个姓王的老头,左边14房的是个才18岁的小姑娘,听薛老头讲是个长的很不错的小姑娘,和我一样得了肝炎。我听到这个消息,心里实在比较高兴,我觉得我似乎开始喜欢住院了!

在结束谈话前,薛老头忽然压低了嗓子:“这里环境是不错的,但在晚上10点过后,最好还是呆在房里,不要让别人进来。”他说完,就进了屋子,把门关上了。

10点后不要让人进来?这医院管的那么紧!我心想:刚来还是不要太嚣张的比较好,而且也没人会那么晚来看我。于是老老实实的在床上看电视。到了21:30居然连电视都没信号了。

电视看不成,只好躺下去。我相信大家都有这种体会,来到一个新的环境,不太容易睡着。我当然睡不着,但时候久了,自然有些迷迷糊糊,也就在这种情况下我好象听见了一个声音。这个声音是从走廊传来的,似乎是在唱歌,又似乎是在谈话,有时甚至好象在哭。

这个声音慢慢变响,我很明显的听到声音从我门前走过后忽然停下了,就停在隔壁18房的王老头的门前。然后我听见敲门的声音,敲了3下,没人来开。又敲了3下,似乎王老头有反应了。我听到他下床的声音,接着门就开了,门外的人好象走了进去。再后来,再后来就没动静了。

几个小时后,我被一阵哭声吵醒。我好不容易才睡着的,居然这样快就给弄醒,实在不痛快。看看钟,已经早上6点了。我起了床,开了门,立刻可以听到一阵惊天动地的哭喊声。我注意到薛老头也站在门外,我问他:“怎么回事?”薛老头叹了口气:“你隔壁的王老头死了。”

死了?听到这话,一股寒意从我脊柱冲了上来。怎么会这样,那王老头要不是因为还有一点高烧没退,不然早就出院了,没想到居然就这样死了。

我说道:“我昨天晚上还听到有个人到他房里去的,今天怎么就……”薛老头忽然神秘的说道:“你昨天晚上听到有人进去过?”我回答:“听到过,有一个人去敲王老头的门,然后那人就走了进去。”薛老头又叹了口气说:“如果他不去开门,他就不会死!”

我很奇怪,问道:“这是为什么?”薛老头说道:“因为他放进去的是个恶灵!”

(二)医院的恶灵

我此刻坐在薛老头的房里,他就在我面前,用缓慢的语气说:“你一定不相信的,但这是事实。这个医院里的确有不干净的东西。”我说道:“既然这样,你为什么还要住进来?”

薛老头:“因为知道这件事情的人只有我一个,我曾说给别人听,没人相信,包括我的儿女。”我对这件事已有了兴趣:“你怎么知道的?”薛老头问我:“你还记不记得我和你讲过晚上10点后不要让任何人进来?”

我点头:“我记得。”薛老头说道:“但是在四个月前,却没人和我说这句话!否则我也不会看到那个东西了。”我虽然已知道答案,但还是问了出来:“哪个东西?”薛老头回答:“就是我说的恶灵!我记得那天正好是10点刚过,我一个老人经常失眠,所以躺在床上看书。没有多久,我突然感到胃痛。”

薛老头喝了杯水,继续说道:“我本来就有胃病的,胃痛倒也很正常。那次痛的也不太厉害,我本打算自己挺过去,所以继续看书,想分散一下注意力。但没有想到居然越来越痛,我只感觉头上都冒出汗来了。于是我不得不叫当班的护士。

我按了床头的电铃,可护士却没有来。既然她不来,只有我去找她。但那个时候我的两腿多少已有些发软,实在有些走不动了。你可以想象的出,在这种情况下,能听到外面有点声音是多少安慰。”

我问他:“你听到外面的声音是不是既象唱歌,又象谈话,还象有人在哭?”薛老头点头:“不错!看来你昨晚上听到的确实是‘它’。可是那时我也没有仔细的听这个声音,我只以为是个护士,希望她能快点来。可是我注意到那个声音却停在我斜对门。

我有些急了,慢慢将门打开,就在那个时候,我看见了一个穿雪白衣服的人。不知是男是女,披头散发。我看到了那人的半个侧面,肤色白的吓人。这个时候,我斜对面的门打开了,我看见里面的人目光呆滞,侧身让那人进去。我突然发现,那人根本不走路,而是飘进去的!”说到这里,薛老头浑身发抖,就好象又看见了当天的情景一样。

我说道:“那个东西没看见你?”薛老头摇摇头:“我只开了个小缝,没有看到我。第二天,我就听说那门里的病人已经死了。”我说:“真的是这样?你没骗我吧?”薛老头冷冷一笑:“你昨天晚上自己都听见了,难道还不相信?”

我站了起来:“这个事情未免太邪门了,照你这样讲,这个医院常常有人无缘无故的死掉,难道医院的人不起疑吗?”薛老头说道:“起疑?他们才不会呢!病人死亡是常有的事情。况且……”他压低了声音:“那个东西每隔三个月才出来一次,每次就死一两个人,医院的人根本不会注意的。”

我说道:“你没有和医院的人说?”薛老头说道:“说过,但是他们根本不相信的。还骂我是老迷信,警告我不要散布谣言。”我又问:“你就碰到过一次?”薛老头说道:“加这一次是第四次,前后共死了九个人。小兄弟,你还要在这里住好几天,千万要当心啊!”

我走出他的病房,来到护士间,问道:“请问昨天晚上当班的护士在不在?”一个护士冷冷的看我一眼,说道:“你是谁?是那个死了的病人的家属?”我说道:“不是,我是这里的病人,住16房的。”那个护士脸色稍微好一点,问道:“你有什么事情?”我说:“昨天晚上你们没有听到有什么声音,或者看到什么人?”那护士听了这话,脸色又变了:“没有,昨天晚上和平时一样,什么都没有!你快回你的房间去,医生马上要来了,不要多事!”说完就转头不再理我。

我回到房间,心里实在很乱:先是听到自己隔壁的病人死亡的消息,然后就是一段恐怖而离奇的医院恶灵的故事,接着是护士的一顿劈头乱骂。我究竟应该相信谁的话?

(三)谁在敲我的门?!

时间飞快,第一天的住院生活马上就要结束了。现在是晚上21:46,我躺在床上,灯还开着,因为我不敢

关。我眼睛一闭上,脑子里就立刻出现薛老头的话,还有我自己想象出的恶灵的形象,根本睡不着。

迷迷糊糊之间,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我忽然又醒了,一看时间是23:05。“已经过了22:00点了,不知道今晚会怎么样。”我自言自语道。

我下了床,走到厕所,用冷水洗了洗脸。抬起头,看着自己在镜子里的样子,可以很明显的看出我现在很紧张。“不要怕,不要怕。也许只是那个薛老头编故事在吓我。我若是被他吓到了,那不是太没出息了。”

茂名妇产医院

岳阳做人流手术价格

岳阳男科专家介绍

成都妇科医院